卡司PK10-欢迎您

                                                      来源:卡司PK10-欢迎您
                                                      发稿时间:2020-06-05 13:05:58

                                                      同年,小芳在妈妈的陪同下来到安徽中医药大学神经病学研究所附属医院治疗。“医生说我这是遗传病,并建议我姐姐也做个基因筛查。”至今小芳都忘不了一家人等待姐姐诊断结果的心情,紧张、忐忑又害怕,万幸其姐姐只是携带者且没有发病。

                                                      《条例》称,不得以任何方式或行为诋毁、污蔑中医药

                                                      “刚确诊的时候,五雷轰顶。更多的是对家人的考虑吧,毕竟这个病几乎没办法从事重体力工作,常年靠药物维持,到最后苦的还是家人。”患者小华尽管语气轻松,但眼睛里难掩悲戚。

                                                      安徽铜陵一位村民报警称

                                                      5月28日晚,上游新闻记者在安徽中医药大学神经病学研究所附属医院病房里看到,五个病区入院治疗的大部分都是肝豆状核变性病患者。如果不是病床前堆放着各类药品,病房更像是普通的三人间,患者之间家长里短的聊天,削减了病房里的阴郁气氛。

                                                      韩永升称肝豆状核变性病目前无法根治。

                                                      对此,四川方策律师事务所郭刚律师认为,该《条例》的征求意见稿在保护传统中医药的立法本意是好的,因为实践中确有对中医药作虚假、夸大宣传,冒用中医药名义牟取不正当利益、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从而对中医药造成了负面的影响。但诋毁、污蔑属于侵权法调整的范畴,《条例》仅属地方规章,下位法不能违背上位法,目前来说不具备真正的法律效应。

                                                      红星新闻记者登陆北京市卫健委官方网站看到,5月29日,该网站发布“关于对《北京市中医药条例(草案公开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的公告”,其中称“市卫生健康委、市中医局会同相关部门起草了《北京市中医药条例(草案公开征求意见稿)》及说明,现公开征求意见,时间为2020年5月29日至6月28日。”

                                                      和小芳一样,河北患者小李被确诊前,已按照肝硬化治疗多年。

                                                      京衡律师上海事务所副主任、高级合伙人邓学平则表示,就诋毁和污蔑来讲,其对象只能是一个自然人或者一个机构,需要具有人格,“自然人的人格是生命,机构的人格是法律赋予的。而中医药是指一种药材或者一种治疗方法,两者均不能成为一个诋毁的对象,因此‘诋毁中医药’这一的说法是不成立的。”